行業新聞
 

賣不出、買不到 全球供應鏈承壓疫情二次沖擊


 一個月前,圍繞COVID-19的種種分析預測還是以17年前的SARS為參照物的,如今竟到了要與第二次世界大戰相比較的地步。

  從2020年3月中下旬開始,國內社交媒體上就流傳著許多涉及外貿業務的中小企業剛剛艱難復產后又停工的通知。

  比如,3月19日,浙江省溫州市太陽神鞋業有限公司發出緊急通知,由于美國疫情爆發,客戶訂單繼續取消,經公司研究決定,停止一切招聘活動,從4月1日開始全體放假至5月30日,后續視訂單情況決定6月份是否開始上班,并鼓勵員工自謀出路。

  3月21日,東莞精度表業有限公司發布公告稱,公司最重要客戶“Fossil”屬于美國品牌,現已全部停止下單,同時要求取消或暫停原生產訂單,導致工廠無法正常開工,公司經營出現重大危機,面臨隨時關停風險,接受全員(不分職級、崗位)辭職。

  據eo了解,像這樣發出“遣散”通知的外貿企業還有很多,其中也不乏失去了歐美增量市場的能源企業。更重要的是,除了失去訂單以外,剛剛復工復產的生產型企業又不同程度地遭遇核心零部件的斷供。就能源領域看,光伏、風電等都危機重重。

  全球疫情的爆發對國內涉及外貿的中小型企業個體來說,是繼國內疫情影響后的又一重擊。這一次,不僅將再次激起產業鏈上的“巨浪”,在一定程度上也將對全球化合作業態產生深遠的影響。

  開工即丟訂單

  相關媒體報道,截至3月22日,廣東今年全省全社會累計用電量967.1億千瓦時。復工第六周(3月16-22日),全省累計用電量100.0億千瓦時,環比上周增長5.3%。

  在經歷了艱苦卓絕的戰疫、復產之后,目前廣東全網負荷、電量基本恢復至春節前水平,釋放出經濟回暖信號。其中,電器機械和器材制造業、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制造業用電環比增長較快,成為拉動省內用電增長的主導力量。

  但暖意背后,疫情席卷歐美各國,又給外貿企業的復工復產之路蒙上了一絲陰影。

  作為我國進出口貿易和對外開放的重要平臺,廣交會素有中國外貿“晴雨表”之稱。3月23日下午,廣東省商務廳副廳長馬樺在省政府新聞發布會上表示,考慮目前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發展的態勢,特別是境外疫情輸入的風險較高,第127屆春季廣交會目前已經確定不會在4月15日如期舉辦。

  僅僅一個月前,2月21日,商務部的穩外貿穩外資促消費網上政策吹風會上,商務部外貿司司長李興乾還曾表示,第127屆廣交會各項籌備工作正按計劃有序進行。此前的1月中旬,外貿中心還剛剛舉辦完港澳招商活動。

  在境外輸入型病例的壓力下,廣交會延期的消息讓廣州市民普感欣慰,但高興的市民中恐怕不包含參展的外貿廠家。

  回看廣交會歷史,自1957年4月15日首屆舉辦以來,無論改革開放前后,即便是在2003年SARS期間,也未曾延遲或暫停。不過歷史數據顯示,2003年春交會正值SARS高峰期,許多外國客商不敢前來,最終合同額僅44億美元,對比前一年的170億美元縮水嚴重。

  而這次新冠則面臨更為復雜的局面,以外貿為生的制造業企業或將受到更加嚴重的打擊。據eo了解,一些低附加值、薄利多銷的貼牌出口制造商的訂單來源是香港品牌商,香港方面將產品轉口到日本、北美和澳洲等市場,也有些直接銷往海外市場,而現在香港取消了部分訂單,海外市場的開拓也已“宕機”。

  在3月26日廣東省政府新聞辦舉辦的第48場新聞發布會上,省工業和信息化廳廳長涂高坤介紹,近日出臺的《廣東省促進中小企業發展條例》將為中小企業減稅降費超過1400億元。其他一些貿易業務發達的省區也紛紛出臺相關扶持政策。

  然而,這也只能幫企業“節流”卻無法“開源”。

  eo記者從代理用戶參與電力市場的多家售電公司處了解到,隨著疫情在全球的蔓延、爆發,涉及外貿業務的中小企業正在遭遇不同程度的影響。

  “我們代理的用戶訂單大都遭到取消,目前的用電量和歷史電量對比,下挫90%!币患沂垭姽矩撠熑吮硎。另一家公司代理用戶的情況則相對比較樂觀:“4月份市場用戶預期電量同期減少不到40%,同比下降約15%!

  有業內人士預計,失去海外訂單將導致眾多中小制造企業暫時關停生產線,還有些企業會因國內外疫情的兩次沖擊而導致現金流拮據,不得不徹底關停。4月的用電量數據雖總體不會如2月般“跳水”,因為大型企業已基本實現復工復產,保證了“基本盤”,但回升幅度也不會十分樂觀。

  電力成本不降反升

  實際上,剛剛過去的2月電量“大跳水”已經給電力行業帶來一些波瀾,特別是在市場化環境下,負荷側的劇烈變化使得發電、電網等產業鏈上游主體也不能獨善其身。

  3月18日,國家能源局發布2月份全社會用電量等數據。1-2月,全社會用電量累計10203億千瓦時,同比下降7.8%。

  據悉,在數據公布當天,廣東省能源局組織召開會議,專題研究解決2020年2月份電力市場偏差分攤過大、發電企業生產經營困難等問題。會議透露,受國內疫情影響,2020年以來,廣東用電負荷和用電量均出現較大幅度下滑,1-2月全省全社會用電量673億千瓦時,同比減少13.2%。

  為了保證電網安全運行和企業用熱需求,電網實際調用氣電發電相對較多,煤電較少,而氣電高于煤電成本,據廣東電力交易中心數據,調用氣電較多造成2月份電廠側偏差2分攤電費較高,各市場機組分攤均價高達4.4分/千瓦時,發電成本大幅上升,發電企業生產經營困難。

  會議決定,根據《廣東電力市場交易基本規則(試行)》第110條有關規定,建議使用電力市場考核結算費用3億元用于降低2020年2月份電廠側偏差2分攤電費,解決發電企業燃眉之急;其余偏差2分攤電費由市場機組按規則承擔。

  有業內人士感嘆,累積許久的偏差資金池,一下子就掏空了。

  會議特別提出,要建立完善電力市場應急機制,研究制定應對突發情況的電力市場應急預案,以至于面對突發事件時能有效及時應對。

  一邊是收入銳減,緊急騰挪,構建“蓄水池”,另一邊是不可停下的投資。

  近期,國家電網公司發布企業社會責任報告,利潤創6年新低。但3月22日,國家電網新聞發言人王廷芳在接受央視采訪時卻表示,2020年將安排電網工程投資4500億元,拉動社會投資達到9000億元,總規模超過1.3萬億元,相較之前的投資計劃,增加了420億元。

  在面臨較大降價壓力的同時增加投資,無疑將增加電力產業鏈內部成本。國務院國資委研究中心副主任彭建華近日在一場直播講座中指出,疫情影響下,國企功能定位會更加突出,更需發揮國有經濟主導作用,拉動經濟,促進結構調整。

  光伏海外增量市場恐不再

  電力的發、輸、配、售各環節都要和用戶一起熬過苦日子,而國內的光伏、風電等能源生產制造商則正在遭遇全球疫情“正面戰”。

  eo曾報道過,受“531”新政重擊的光伏行業,2019年在海外市場上找到了一絲安慰(詳見:“531”新政后,光伏“出!蹦芊衲鶚勚厣?)。海關數據顯示,2019年1-10月光伏(硅片、電池片、組件)出口總額為177.4億美元,同比增長3.2%,已經超過2018年全年出口額。

  但疫情之下,給光伏產業帶來希望的海外市場遇到了變故。先是1-2月國內工廠停工使得出口量下降,后是國外需求停滯導致國內生產增長乏力。

  官方數據顯示,2020年中國光伏組件出口量連續兩月出現下跌,1月份出口量較同期減少了1.59吉瓦, 同比下跌26%;2月減少了0.83吉瓦,同比下跌22.6%。2月份出口量僅為2.83吉瓦左右,與1月份相比下降了57.2%。

  同時,2月份中國光伏組件6.845億美元的出口額也創下近三年同期新低,2018-2019年同期組件出口金額分別為8.48億美元,12.23億美元。從單價來看,2月組件平均單價為0.24美元/瓦,同樣也創下近三年同期平均最低價格,2018-2019年同期組件平均單價為0.36美元/瓦,0.28美元/瓦。

  從出口市場地區看,歐洲是中國光伏組件出口的最大市場。2019年,歐洲對光伏組件的整體需求量上漲,中國出口至歐洲的光伏組件數量達到22.8吉瓦,占中國組件總出口的34%。歐洲國家中,中國對荷蘭、西班牙、德國等國家的組件出口量均大幅增長,其中荷蘭成為最大出口市場,2019年出口量達8.5吉瓦,占總出口量比例的13%,同比增長超過480%。作為西歐重要的中轉站,對荷蘭出口量的大幅增長也反映了歐洲地區旺盛的需求態勢。(詳見:eo讀數 | 光伏出口訂單銳減,歐洲增量恐不再)

  具體到本次疫情的“震中”南歐,西班牙需求增長尤為迅速。2019年,中國對西班牙的光伏組件出口占總出口比例的5.4%,一躍超過了傳統光伏大國德國,成為僅次于荷蘭的歐洲第二大市場。同時,意大利的光伏發電滲透率達到8%,西班牙也有4.5%,這意味著該地區對光伏發電的接受度更高,市場潛力很大。

  中利集團的核心子公司騰暉光伏總裁盛昊近日對媒體表示,2020年歐洲市場受到疫情影響,南歐地區的不確定性最高。2018年,以騰暉光伏為主力的電池及組件銷售額就達到了41億元,占中利集團總營收比例超過24%,F階段歐洲疫情的變化將會影響到騰暉光伏在海外市場特別是南歐地區的訂單,進而影響中利集團2020年的總收入。

  據悉,在海外市場,騰暉光伏有兩個主要的業務增長點,第一是光伏組件的出口,第二是國外電站項目的投資,以開發電站項目及EPC管理服務為主。據統計,中利集團在意大利和西班牙均各投資了10個以上的光伏電站。而這兩個主要業務,都會受到歐洲疫情的蔓延而出現變數。

  風電零部件斷供壓力劇增

  除了部分行業失去市場需求外,國內部分能源設備的生產依賴歐美核心零部件,如今也遇到瓶頸。

  一位資深風電從業者告訴eo,風機軸承依賴進口,比如瑞典的SKF、德國的FAG等制造商,國內廠家生產的設備水平與進口產品有一定差距。

  瑞典的SKF是一家成立于1907年專注軸承領域的老牌制造公司,孕育了全球聞名的汽車品牌沃爾沃。據悉,SKF在歐洲有三家工廠,其中兩家位于意大利和西班牙,還有一家位于同樣受到疫情侵擾的法國。央視援引瑞典《晚報》消息稱,SKF暫時關閉了這三家工廠,并進行裁員。

  德國FAG集團于1883年成立,是全球第一家軸承制造商。自2001年起,FAG成為德國舍弗勒集團的一部分,與INA產品相結合,FAG在滾動軸承行業擁有同行業最齊全的產品大綱。

  2019年下半年,東方電氣10MW海上風力發電機組下線,葉輪直徑達185米的這臺機器被譽為風機當中的“巨無霸”。當時有媒體報道,為其配套生產發電機軸承的就是德國汽車軸承企業舍弗勒,變槳軸承和偏航軸承則由法國德楓丹(青島)機械有限公司制造。

  2020年3月25日,中新網援引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道,德國疾控機構羅伯特·科赫研究所所長威勒(Lothar Wieler)警告稱,新冠肺炎疫情在德國才剛剛開始。3月23日,德國各州開始實施更嚴格的防疫措施,首都柏林實施了被視作等同于禁足令的嚴厲措施,包括無必要理由不得外出、禁止兩人以上聚集、關閉所有餐館等。

  “歐洲諸多產品都采用自動化生產線,成本更低,且高端零部件的生產大多都在原產國而非國內工廠!鼻笆鰳I內人士指出。

  據eo了解,2019年國內風電正好進入“搶裝潮”,生產訂單充裕,全球軸承供應趨緊,國內許多廠家就已經開始“囤貨”。一位熟悉整機制造的業內人士說:“我們工業園滿地都堆著物料,連車都沒地方停!

  但是,據他介紹,軸承屬于長周期物料,如果生產停滯一兩個月,影響會在今年5、6月份體現。換句話說,國內風機生產即便啟用庫存,如果歐洲疫情蔓延不能得到有效控制,供應商停擺時間越長,斷供風險就越大,而臨時尋找替代品的難度非常大。

  “斷供不僅會影響主機廠,齒輪箱廠、發電機廠等都陸續會因此出現停工潮!鄙鲜鰳I內人士預測。

  僅在一個月前,伍德麥肯茲(Wood Mackenzie)曾發表聲明指出,與2019年第四季度展望的風電裝機數量目標(28GW)相比,2020年中國風電裝機數量將減少10%-50%。

  全球風能理事會(GWEC)則評估認為,大多數海上風力渦輪機和大型部件制造設施都在海岸和港口附近,物流瓶頸并不那么嚴重;另一方面,如果國家能源局同意延長陸上風力發電的FiT期限,這些延誤將是可控的。

  如今,雖國內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但全球供應鏈生產短時間內陷入停滯,“輸入性”影響之下,前途再陷渺茫。

  2020年3月20日,《外交政策》圍繞“后新冠時代的世界會是什么樣”發布系列文章。20位受訪專家的觀點并未達成一致:部分人認為,疫情前所未有地證明了全球化的意義所在,基于控制效果,未來將從以“美國為中心”的全球化轉向“以中國為中心”;也有人認為,未來人們將不再相信全球化的利益分配、風險共擔,會把供應鏈盡可能建設在“離家”更近的地方。

成都糍粑冰粉培訓
成都帳篷租賃
成都墓地
EMCCD
成都變頻器
成都鐵馬租賃
成都沙發租賃
四川平面磨床維修
外圓磨床維修
成都網站優化
聯系我們:[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 岳陽人才網 岳陽招聘網 岳陽人才招聘信息網
北京麻将馆四人麻将 和讯股票论坛 福彩幸运农场手机版软件 东方6十1奖金是多少 私募基金配资业务 体彩7位数中奖规则 四川快乐12软件下载 湖北11选5开奖结果 股票涨跌与公司的关系 七乐彩30选7走势图 江西快3appqicp—me